关灯
护眼
      楚峥扶了一下她踮起脚尖挂在他脖子上的“中立者”证,忍不住好奇地又看看四周,这栋白房子的一楼少说也有二十个平方,这二十个平方竟然一大半都被这台电梯给占掉了。

  林羽然有意地牵着他的手,他再次拿起挂在胸口的小卡片问她:“有这个证可以去到你们世界的哪些地方?”

  与超能力世界有联系的普通人被称为中立者,这个证件是她临时求新月组的组员赶出来的,为的当然是让楚峥能和自己有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约会。

  “很有限,这里你只能去负一负二层。”她耐心地告诉他,然后�0�4了一会,追说道,“到时我会回去找你的,不用担心。”

  正说着,“叮”的一声,电梯在负一层停下。楚峥被她拉着走出电梯,电梯外是一个现代化的厅,大厅高高的天花板和冰凉清新的空气都让人无法想象这里是地下。要建造这样一个地方得花费多少财力和物力啊,出于职业,楚峥估算起造价来,觉得自己小瞧了这群超能力者。

  天花板上的投影把“超能力者培养研究所”九个大字投在洁白的大理石地面上。打量完建筑构造,楚峥把目光投向来来往往的人,人员并不复杂,来往的都是身穿正装的男女,时不时有几个穿着欧式黑色女仆裙系着白色围裙的女人或者穿着白大褂的人经过,才显得有些特殊。

  从入口进去,倒也没有人拦着自己,林羽然用自己的通行证打开了大厅尽头的灰色自动门,带着他走进去,地面随之向下一沉,这也是一个电梯,电梯下降,悄无声息。林羽然的声音在幽闭的空间中响起:“带你去看我长大的地方。”

  “你在地下长大?”楚峥清了清喉咙问。

  她听出楚峥有些诧异,报以神秘的一笑。

  两人来到负二层,楚峥没有料到原本想象的不见天日的情景根本不存在,负二层窗明几净,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虽然他记得进来前外面明明是阴天。

  是全息投影,倒也没什么稀奇,他看着蹲在窗边玩的两个孩子落在地上的影子,皱起眉头。

  这里除了大大小小的孩子,就是绑着围裙的“老师”和披着白大褂的“医生”,多数孩子在走廊边的房间里玩耍,他们的小床就像一个个透明的小胶囊。

  楚峥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就别开了目光,似乎没什么兴趣。

  不过林羽然似乎不只是来回忆童年的,她透过窗户张望着,兴高采烈地对一个望向这边的女人招招手。

  “薇薇老师!”女人刚出来林羽然就扑上去抱住了她,夏薇薇已经年过四十,岁月已经在她充满活力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也让她的体态不再那么轻盈。

  “哎哟,怎么想到跑回来?”夏薇薇抱着已经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林羽然,也十分高兴,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远远站着的楚峥身上,“诶,那是你男朋友吗?”

  “薇薇老师的眼睛还是那么尖!”

  夏薇薇欣喜的神色在她看到楚峥胸口的卡片时突然凋零了一下,但她很快又把笑脸挂了上来。

  林羽然顾着掏东西了,但是楚峥注意到了这个变化,他无言地看着开心得像个孩子的林羽然把一把老旧的钥匙掏出来,摊掌心问夏薇薇:“薇薇老师,我记得这种钥匙是这的,你看这个花纹不就是研究所的标志吗?”

  夏薇薇把钥匙放在指尖摩挲着,“是诶,像是当年少年组宿舍的钥匙,你在哪弄到的?”

  见夏薇薇点头,林羽然连忙追问:“您能帮我查查这是哪间宿舍的钥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