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比地面高出一截的红色舞台上,SC受害者代表梁佩明正发表自己的演说,他拼命压抑着痛心疾首的感情,嘴唇微微地颤抖着,“同胞们,理智起来!团结起来!看看被伤害的女人和孩子!”

  演说达到了高潮,话音刚落,台下掌声雷动,镜头转向了保守派新秀唐桦,咬着下唇的唐桦拍着手,赞许和动容地站起身紧紧地握住梁佩明的双手,场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叶千琴伸手关掉屏幕,眼睛盯着黑色的屏幕发了一会呆,科研部垄断了对那个变异能力者的研究,让本来整装待发的盈亏组闲了下来。

  那天她被挡在科研部门外,大家都说是因为她当众影射林羽然会失控,才得罪了新上任的科研部部长,断送盈亏组的前程。

  电视屏幕映出身后忽然打开的大门,林羽然小心地探进头来,叶千琴转身浅浅地笑着打了个招呼。

  今天的林羽然眼睛有点泛红,看来因为和楚峥分开她没少伤心。

  “最近压力很大哦?上弦组给你安排了什么工作?”叶千琴不自然地问,事实上,她根本不好奇这个。

  生涩少见的言语传染了林羽然,她尴尬地捋捋肩上的长发,支撑腿从左脚换右脚,又从右脚换左脚“我一直都在和王乾纠缠,所以我就自己申请了继续调查王乾......”

  想她也会这么选,叶千琴点点头,这下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倒是林羽然先开了口:“千琴,你能帮我个忙吗?我想看赵青的所有资料。”

  叶千琴藏在身后的手搓着白大褂,褚言刚对盈亏组强调盈亏组数据资料不可外传,面前的林羽然显然不是拿着查看许可证来的。在大公无私和盈亏组的前程之间她选择......“好,你跟我来。”这让她突然想起了两个字“真香”。

  带着林羽然往数据库走,她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她从小投身科研,为人处事上自然单纯些,所以有时会犯点错误,上次公开讲话就是个例子。

  或许她就是不太能胜任长官这个位子?

  超能力世界的计算机科学发达,上亿数据存储在一台大型计算机内就可以了,她娴熟地操作键盘把有关数据调了出来,然后从屏幕前给林羽然让开了位子。

  看没一会,林羽然就忍不住问:“空间能力者很稀有吗?”

  “稀有,尤其是中强级以上空间能力者极其稀有,想赵青这种是超级稀有的了。”

  “那为什么超能力世界一直没有她的资料?”这个问题林羽然似乎已经憋了很久了,以至于她问的时候表情有些扭曲。

  赵青的资料并非没有......她把手往白大褂口袋里一插,在褚言的叮嘱和盈亏组的前程间又选择了,“赵青资料属于机密.......而且,我是说,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也属于机密。”所以你连张许可证都没拿怎么可能了解得到一星半点呢?这是她言下之意。

  林羽然一愣,费劲地理解了一下她的大意,得出来一个可怜兮兮的结论,“所以盈亏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