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救救我,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谁能救救我,救救我们??”

    近乎恶魔般呓语在陈然的耳边响起。

    整整一年了,他近乎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

    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原,天空死一般的寂静。

    荒原上没有任何的生气。

    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陈然始终在这片荒原里走不出去,直到上个月,他突然听到了声音,一开始若有若无,到后面越来越清晰的……求救声?!

    ……

    “又做了那个梦吗?”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旁边人察觉到他的异常,将陈然推醒。

    陈然猛然抬起头,有些失神,望着身旁把自己叫醒的同桌,喃喃道:“莫凡,你见过丧尸吗?”

    “丧尸?什么丧尸啊?你好好的怎么会说这句话?”

    莫凡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陈然。

    “就是我最近做梦,梦里面到处都是尸体,所有人都变成了丧尸,所有的建筑都废弃了,没有一点活人存在的痕迹,整个世界好像都死寂了。”

    陈然张了张嘴,嘴里呢喃着梦境中他看到的一切,但随即摇了摇头,笑了笑:“唉,说这些干嘛,就是一个梦而已。”

    莫凡没说话,眼神带着怜悯地看着自己这位同桌兼好友。

    曾经的天才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着实有些可悲。

    陈然,大夏国,南疆行省,天元市,天河二中,高三三班学生。

    曾经的,天元市中考状元。

    因少年时便展露出极高的武道天赋,早在初二就被天元市最好的天河一中提前录取。

    一开始所有人都对他青睐有加,可在加入天河一中一年后。

    噩梦开始了!

    首先是武道修为最为重要的气血值硬生生卡在90,整整两年没有丝毫的突破。

    紧跟着开始嗜睡,不断地做噩梦,即便父母带他遍访了本市甚至邻市的所有名医仍然查不出结果。

    任凭天河一中的老师想无数办法都解决不了。

    就这样,陈然被迫从天河一中转学二中,还是成绩最差的三班。

    哪怕如此,陈然现在90的气血值在天河二中三班里仍然是倒数的。

    同班的同学大部分气血值都已经突破100。

    只等着两个月后的高考,考进武道大学继续修行。

    哪怕陈然还是文化课成绩第一,但以他目前的气血值却连最普通的武道大学入学标准都到不了,只能上个普通的如清北一类的文化院校,毕业以后只能泯然众人矣。

    武道昌盛的世界,一切以武为尊。

    两百年前,珠峰崩裂,从峰底涌出大量不惧火器的异兽,仅用了半月时间就让三哥家沦为人间地狱。

    直到这时,人们才知道自己身处的世界并不安全,那些曾经在暗处保护人类的组织慢慢浮出水面,武道自此开始昌盛。

    在这样的背景下,哪怕你是曾经的天才,只要不行了也会被慢慢边缘化。

    一开始转入天河二中时,学校的领导和老师,以及同学还把陈然当做香饽饽,但时间一长,也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

    整个天河二中三班,也就从小一在一个厂区长大的莫凡还愿意搭理他。

    “陈然!”

    就在这时,讲台上传来一道呵斥声。

    只见头发有点花白的老师正黑着脸看向陈然,训斥道:“陈然,你不想修炼就滚回家,别在这里带坏同学!”

    说完这句话,老师又抬起头看向旁边的莫凡:“愣着干什么,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不想考武道大学了?”

    “你想和某些人一样?”

    莫凡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站起身向着门外三楼的重力训练室跑去。

    陈然张了张嘴,到了最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有怪莫凡,因为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整个天河二中高三二班没几个人不怕。

    因为他是整个天河二中高三高考的冲刺总教官。

    只不过想起,自己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天河二中的领导以及这个老头对自己嘘寒问暖的样子,再对比此刻对方那近乎刻薄的嘴脸,陈然心底无限唏嘘。

    “对不起,王老师。”

    陈然深吸一口气,痛痛快快的认了个错。

    王学文冷冷的看着陈然:“陈然,别怪我没提醒你,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测考了,根据最新的规定,武道测考如果不通关是没办法参加高考的。”

    陈然握了握拳头,心底充满了苦涩,以及不甘。

    “我明年就退休了,这些年带了那么多高考冲刺班,你是我见过最差的一个!”

    王学文深深的看了一眼陈然:“还有一个星期,我希望你气血值能够突破100,不然我只能和学校领导商量把你开除了,这七天的时间,你好好珍惜吧,不要让我失望。”

    陈然如遭雷击,满脑子里面回荡的都是王学文的话。

    绝望,不甘!

    以及深深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