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小兄弟给我便宜点吧你这价格我真的收不了。”

    “上次收了你一瓶气血丹我冒着去黑市被人砍的风险了,就是这样我才赚了1万,最后药费还倒了八千,现在这一瓶气血丹两瓶破窍丹还有一瓶B级基因药剂你居然和我要价四十三万。”

    “太高了,太高了,你给我一点活路啊。”

    大厦商行刘老二一把鼻涕一把泪唾沫星子横飞看着陈然手里的一瓶气血丹和两瓶破窍丹。

    “大叔我的价格很合理啊,现在大厦商行一颗气血丹的价格是七千大夏币,我要你六千八不过分吧。”

    陈然指着大厦商行上面最新的价格表。“还有这破窍丹之前的价格是1万一颗,现在涨到一万二了我要你一万一,你拿去黑市也有得赚啊。”

    “六千八回收的气血丹在黑市卖个八千应该不过分吧,一万一回收的破窍丹在黑市卖个一万三不过分吧。”

    “你看我这里一瓶完好的气血和两瓶破窍丹可都是完整的,你拿出去卖价格只会更高,你也有的赚呀。”

    陈然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我还有的赚?你小子就是把我当苦力,你给我便宜点我全收了。”

    “不然没门。”

    刘老二压根不吃成员这一套。

    上次他就吃了陈然的亏,虽然他也小赚了一点但是和别的从别的武者手里收气血丹所赚的钱差不多了。

    所以这一次不管陈然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他都压根不上当。

    “大叔你不要是吧?”

    “那我叫别人了啊。”

    陈然看刘老三不上当,他也来了脾气。

    他要不是因为气血值没有达到一级进不了黑市,至于回家自己售卖气血丹?

    开玩笑!

    你想刮我一层皮我还想刮你一层皮!

    想占我陈然的便宜,门都没有。

    “宋叔宋叔我这气血丹六千五一颗卖你,破窍丹一万零七百买你怎么样,还有这一根B级基因药剂我要你价格不高9万拿走。”

    陈然见刘老二压根儿不上当直接喊来旁边的另外一名药贩子。

    正是上次那名帮他开口揭穿刘老二骗局的那名消瘦汉子。

    “不是你小子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玩这一套啊?”

    一见,陈然叫来宋老三,刘老二急了,吹胡子瞪眼的看着陈然。

    “你不给高价那我就卖给别人了那我总不能砸在我手里吧,这破窍丹放我手里,我也用不了,所以只能卖了喽。”

    陈然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看着刘老二。

    “诶,对对对,卖给我嘛,卖给我嘛。”

    宋老二兴奋的搓了搓手,一脸急切的说道。

    这几天气血丹各种修炼丹药涨价涨得厉害,就算现在赚不到钱囤在手里他也一样能赚。

    看着宋老三一脸急切的样子刘老二脸上的幽怨之色更深了,张了张嘴想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那你小子不卖给我也行,但你卖给宋老三的价格也要和我一样。”

    一听这话,宋老三有些不乐意了:“不是刘老二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啊,这小哥卖给我便宜是我人品好,卖给你贵是你人品不好,凭啥卖给我和卖给你要一样价格?”

    宋老三梗着脖子看着刘老二。

    “那我每一颗气血丹和破窍丹出的回收价格高一百。”

    刘老二不说话梗着脖子看着宋老三。

    “哎不是你老二拆台是吧。”

    宋老三更不乐意了,看着陈然喊道:“小哥我出的价钱比刘老二每颗再高一百,这B级基因药剂我出价九万一!”

    陈然在一旁乐了。

    呀嘿,还有这种好事?

    都不用他砍价药贩子互相抬价的。

    “我比宋老三每颗出价再高一百,这B级基因药剂我出价九万二。”

    刘老二不甘示弱的喊道,但刚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这特么的不是无形之中抬到了从来之前要的那个价格。

    果然一听,看刘老二报了这个价格之后宋老三果然不说话了。

    然而就在此时陈然也笑眯眯的看着刘老二:“成交!”

    “不是不是你们俩耍我呀?”

    到了这一刻,刘老二也反应了过来急忙的喊道。

    “我不买了打死都不买了。”

    刘老二连连摆手。

    上次就没从陈然这小子手里赚了多少钱这次又是一样打死都不上当。

    “不是大叔咱做商人也讲个诚信,你都报了这个价了,我也愿意卖对吧,你现在不收那你的信誉可就没了。”

    陈然斜眸看着刘老二。

    “我都穷的只能到这里倒卖丹药了,我还要什么诚信啊?”

    然而刘老二确实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副打死就不买的样子。

    “小子别听刘老二哭穷,最近天元山脉里面不太平,黑市里面丹药价格高呢,不管怎么收他都有得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