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提交完交换生申请材料后,佟望舒回宿舍换了一身衣服。

    江烨之开车过来接她的时候,这人还在老地方等着,嘴里叼着棒棒糖,新做的指甲在阳光下泛着微光。整个人明媚极了,透着小猫一般的慵懒。

    “上车。”

    “江二,你怎么才来,我等你好久了”语气中带有自己都觉察不知的娇气,佟望舒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

    “老头刚找我有点事,我不是给你发了信息?你又没看?”男人的声音略微低沉,是很有磁性的声音。

    “刚换衣服去了,哪有空看”糖刚快吃完了,她瘪着嘴,将糖棍随手扔进了车上的垃圾盒里。在车内摸索纸巾,并没有找到,感觉有点烦。在男人休闲裤上抹了一把,转头对着江烨之亲了一口,在男人侧脸留下了微微的口红印。干完这一切女人嘿嘿的笑了起来,似乎此刻才终于开心了一点。

    “我等会儿收拾你啊我”江烨之从左侧抽出纸巾扔给她,并发出警告。

    显然对这位女士来说一点作用都没起到。她手还在男人肩膀摸索着,模仿着弹钢琴的动作敲打着。

    -

    被江烨之提着往楼上走的时候,佟望舒突然开始反省自己一路上的作死。

    两人已经一个星期没见了,江烨之上周一直在比赛,此刻他也有些急,对着少女嘴唇吻了下去,有糖果的味道,很甜。手顺势捏过女人的下巴,轻笑:你刚车上不是挺能吗?现在怎么不能了?

    佟望舒抬眼睨着眼前的男人,并未吱声,只是顺手解了外衫:“我当然能,我能不上你!你能吗?”

    褪去外套,露出里面惹火的身子,她内里套着紧身的吊带t,此刻露出了圆润滑腻的肩膀,她身材很好,玲珑有致;虽然瘦但是该长得肉一点没少;贴身的衣物勾勒出女子曼妙的身材。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忽的勾住了男人脖子。

    江烨之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发出低咒声。草。

    佟望舒踮着脚对江烨之耳朵故装作矫揉造作状,“江二,你能吗?”说完就想跑。

    怎么可能跑得掉,被高大的男人一把搂了起来,几步走进卧房,扔在了大床上,男人指节很漂亮,修长干净,也是很适合弹钢琴的手哎。他附身亲吻女人的脖颈,轻抬眼眸,她很好看,他一直明白。嗓音泛着情欲的味道:“佟佟,我能我就是王八蛋。”

    她的拖鞋早就被男人扔在了地板上,细嫩的皮肤摩擦着男人的休闲裤。

    她就是个妖精,而且是妖而自知的那种。

    她太懂得怎么让男人诚服。

    江烨之就是她的信徒。

    男人随手将她本来就没几层的薄布扯下,入目的是黑色的成套蕾丝内衣,不禁嗤笑:“合着你今儿专门挑时间来睡我的?”

    佟望舒没说话,只是凑上来吻他,她喜欢接吻,而且江烨之吻技很好,她觉得舒服。

    江烨之很满意今天她如此主动,这场本来是由她主导的游戏,转瞬战场就被男人控制,房间里弥漫着暧昧气息。呼吸也快被男人夺走。是夜,漫漫长夜。

    —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微微亮,佟望舒意识也开始慢慢回笼,这个公寓其实风景视野很好,从落地窗正好便可以观赏日出美景,他俩经常来这里打架,要说唯一的区别,那大概是今天是分手pao。

    她并未惊醒身边的男人,只是用目光仔细的描摹男人的脸,床铺上传来男人平稳的呼吸声,宽阔的胸膛有规律地起伏,刀削似俊美的侧脸,深邃的眼眸此刻紧闭着,江烨之睫毛很长,左眼处有一颗小痣,佟望舒很喜欢亲吻这颗痣,她觉得很性感,睡眠中的男人不见平日的严肃冷峻,甚至莫名有一丝可爱。江烨之长得是真不错!不过也是个真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