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自个儿先去吧,我去趟厕所。”说着抓着包去找厕所了。李月岚摇摇晃晃隐入了舞池中。

    佟望舒今晚闷着喝了有点多,上完厕所从大门出去吹了吹凉风醒酒,天色已晚,霓虹灯闪烁着,z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微醺的状态下佟望舒慵懒极了,但是意识倒是越来越清醒,轻笑着扭着身子准备回去跳跳舞。兴许是太久没穿这双高跟鞋,佟望舒有些不适,伸手就解了环扣脱了鞋。

    一双银色嵌着碎砖的高跟鞋被女人随意的提在手里,她在舞池中摇曳着腰肢,在全然陌生的地方,又或许是微醺的状态,佟望舒整个人都处于很放松的状态。有很多男人凑过来跟她企图跟她跳舞,她也没有立马抗拒地推开。往里蹦着她就想去看看李月岚,这女的喝多了容易发酒疯。

    ‘砰’的一声,只听到前方突然传来女人尖锐的叫声夹杂着男人的怒骂。似乎有什么骚乱发生了。人群离中心范围稍微退开了一些,佟望舒本就不爱管闲事,此刻也不想去凑热闹。“真的对不起,”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零碎的声音传来,佟望舒回头。草!这女生怎么这么像李月岚的。

    她伸出手拍拍前方人遮挡的背影,急忙穿过人群。视线里:李月岚的一字肩短t已经被酒泼湿了。衣物紧贴着身体。她似乎已经完全醉了,只是害怕的边哭边嘟囔,并不能分清周围的状况。身旁被吐了一身的男人似乎还不解气,嘴里继续骂骂咧咧,伸手就想给李月岚一巴掌。

    还没等打下去。一只鞋子狠狠地砸中了男人的背,男人怒不可遏。面目狰狞地转头去寻觅这个罪魁祸首,是个赤脚的极为美艳的年轻女子。她勾唇笑着朝自己走来,三分纯七分媚。男人眯着眼猥琐的笑了,以为这小妮子跟自己调笑呢!

    pia的一声,一个重重的耳光落在醉酒男人的脸上。

    男人错愕,转过头就想打回来。

    女人轻盈的避让挥过来的拳头,她今天穿的是很方便的热裤。趁着男人混乱的打拳空当,佟望舒嗤笑着回身给了男人另外一边脸一巴掌。男人肥肥的脸颊肉都抖上几下。伴随着这巴掌同时崩溃的是男人的心态。他似乎恼羞成怒,转身招呼着自己的兄弟们。

    好几名壮汉闻声前来,企图将佟望舒和李月岚围了过来。完全醉了的李月岚只知道躲在佟望舒的身后,她呢喃着佟佟,完了我还想吐。

    佟望舒挑眉,打不过怎么还兴搬救兵的?今晚她俩可能真得挨点皮肉之苦了。对面人太多。还拖了个酒鬼。也不知道程可欣这丫头现在跑哪儿去了?眼看着几名壮汉靠了过来,佟望舒摊手示意。“刚可只有我一人动手了,你把这喝醉的女的扔出去。”对着怒不可遏的肥胖男耸耸肩。

    “臭娘们,你再给我打啊。”男的指着佟望舒骂到。好汉不吃眼前亏,佟望舒想着今儿打不过只能挨几下认了。直挺挺的站那儿闭上了眼睛。男人作势就要扇佟望舒。

    意想之中的巴掌并未落下,佟望舒微睁开眼,昏暗的灯光下只看清了男人左耳处的十字架耳钉。是江烨之的声音:“兄弟,在我的地儿可不兴打女人啊。”语气一贯的轻佻,甩开男人的手。

    男子一肚子火气没处撒,破口大骂:“你他么又谁啊?”待看清眼前男人的脸时,才如大梦初醒般“江少爷,是您啊,哎哟。”

    “是我不对,是我眼拙,是我眼拙。tui”忙不迭的赔礼道歉。

    “请你左边滚。”

    江烨之示意安保人员来清理现场,并未接男人的话,回身望身后的女人,闷笑出声。她身穿军绿色抹胸吊带,嗯?这女人原来很有料。整个人大概只到他的肩膀,没穿鞋,整张脸红扑扑的,狐狸一样的眼睛,此刻紧盯着自己。其实当她进入舞池跳舞时,江烨之就发现了她,太亮眼了是很难忽视的存在。跟前几次遇到的样子截然不同,别有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