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他招来服务生带醉酒女子去整理衣物,俨然一副主人的样子。左手撑在沙发椅上,右手则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佟望舒坐过去等同学。

    佟望舒顿顿的,眨巴几下双眼并没有什么反应。

    “佟同学,怎么说我都帮了你们小忙了。别这么生分嘛。”他含着笑,再次拍拍座椅.

    佟望舒赤脚走了过来,在桌上随便拿了个酒杯就是一口闷,。“今儿,谢谢你了。敬你的。”

    “你平时也这样油盐不进吗?”

    “我喜欢吃甜的。”看似答非所问,又理所当然。

    “噗呲。”他勾着肩笑出了声。

    佟望舒坐在了他正对面,慵懒的翘着二郎腿,今天本也来是画的略显妩媚的妆容,像一直狡猾的小狐狸。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白嫩的玉足还晃了晃,与平时冷淡的样子相比更平添了些许娇憨。

    “你刚高跟儿扔的不错啊。”手握着一杯红酒缓慢摇晃着,他饶有趣味瞥着佟望舒的腿。

    “正好顺手。”女人回复。面色逐渐恢复了冰冰冷冷。哪知猝不及防打了个酒嗝,少女脸瞬间涨红。并没有想到之前的举动都尽收人眼底,酒精上头的行为本身就令人有些错乱。

    “挺野啊佟同学,不过下次别这样,可不是次次都有像我这样的护花使者。”男人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直觉着这女人确实跟传闻中一样,有点意思,想到刚被高跟鞋砸中的男的挺滑稽。

    “谢谢!”她又讲了一遍。

    “不谢,关爱美人是我的荣幸。”一听就老海王了,他对女人大抵都是这样游刃有余的。

    “哦对了,需要通知我哥来接你吗?他应该挺想的吧。”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男人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狭长的眼眸微眯,眸中的笑意更沉。

    佟望舒皱起眉头,隔着几步的距离,她好像突然明白了男人今晚善意的举动,或许这才是他英雄救美的真正原因,他记得自己,而且准备利用她。

    “可以啊。”她漫不经心的吹拂甲片上或许沾上的灰,目光灼灼,毫不示弱。

    “行!”他开始边打电话边快步离开了,佟望舒倒是不怎么想见到江烨瑾,不过眼下话都放出去了。正想着,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程可欣来电话了!

    “我草你们人呢?跑哪儿去了?”

    “您才想起我们啊?差点被揍了都。”佟望舒说笑。

    “姑奶奶,又怎么的了?——草他们说刚有人在那边打架,不能是你吧?”程可欣想着是佟望舒的概率,整个人大惊失色,大嗓门震得佟望舒脑瓜子嗡嗡的。

    “嗯哼。”她又抿了一口酒,她喜欢这酒的味道,不知道叫什么。

    “绝了,没事吧你们。人呢人呢?还有李月岚这货怎么不接电话?”她急了。

    “被带去那边隔间整理衣服了,她喝多了吐人家一身,被那男的的泼了一身酒,还差点挨揍了。估计这会儿吓也该吓醒了。”淡淡的说道,仿佛刚刚为朋友冲过去打人的女人不是自己。

    “那我马上过来啊。你别乱来了,我马上到啊佟。”

    “嗯,我们在一楼218。”四周安静了很多,佟望舒也有些乏了,酒精的刺激和透支的精力都让她困倦。

    她想睡一会儿,另一通电话这时打了进来,是江烨瑾。声线略微拔高,又像极力压抑自己的不安:

    “望舒,你在那儿别动啊,我还有10分钟的样子就到了。”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温柔。

    “好啊。”难得的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