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站在转轮中心的伊格纳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空间之中的变化。

虽然楼梯上升只是物理学上的一个动作,但是却带来了某种天文意向的改变。

霎时之间,建筑内的光线变得暗了许多。

落在房间之内的光线从稀薄的晨光,变成了略带微红的“月光”。

此时,伊格纳抬头再向那扇巨大的玻璃窗望去,发现从外面照射入内的光线果然变了。

若是说先前的明亮光线,像是位于建筑之外的是清晨的太阳,那么此时,在窗外照耀的光源便像是夜晚时初升的红月。

月亮!

小心月亮!

那一句几乎刻印在骨髓之中的告诫突然又回荡在了伊格纳的耳畔。

与此同时,在他耳边的响起的还有如同月汐之时汹涌的潮涌声。

“哗——哗——”

浪潮的声音无比响亮。

那一声声海浪拍击石头的声音,让伊格纳觉得似乎海滨就在这栋建筑之外。

甚至,这栋建筑就是建立在海边的悬崖之上。

“哗——哗——”

伊格纳只感觉自己仿佛身处悬崖边缘。天气阴沉,绯红之月凌空。

空气之中阴冷而潮湿,目光四下只见绯红。

绯红。

并且从那深处似乎升起了什么。

几乎是幻觉出现的刹那,毫不犹豫,伊格纳即刻小幅度的逆走四步,低声念了四句咒文,前往了灰雾。

迷迷蒙蒙的灰雾在他的身周。

听着熟悉的呐喊,嘶吼。伊格纳竟然还觉得有片刻的心安。至少这疼痛和痛苦是他所熟悉的。

很快地,伊格纳看到自己的身上有几缕青黑的雾气飘散离去。

他毫发无伤地来到了那个灰雾之上的小书房。

望着整洁有序的房间和温暖的台灯,这里的事物仿佛一如既往。

若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角落,能够让他感觉到安全。

那便是这里了。

“谢谢您。小周前辈。”苏远宁低声说道。

接着,伊格纳并未在那个小书房里面停留,而是直接返回了现实。

但在回到现实之时,伊格纳同时也清晰地感觉到有一股清流拂过他的脑海。

“你的精神之中已经不存在污染了。”正义的声音仿佛在他的心灵之上轻轻拂过。

她的语调非常的柔和,也不见意外。

就像是早就料到会如此变化了一般。

她微微地笑着说道:“虽然都是你自己解决的。”

伊格纳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面对污染,正义早有准备。

而他刚刚做的一切,也都被心灵岛屿上的“正义”看见了。

但是伊格纳丝毫不慌。

“感谢您的公正与敏锐。是愚者先生的恩典让我有幸聆听到了您所传播的福音。”伊格纳在心口画了一个愚者教会的手势,“赞美您的仁慈。”

“谢谢你的赞美。”伊格纳的耳边传来了正义的轻笑,“也赞美愚者先生。”

伊格纳明白,正义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

但塔罗会的正义,仍旧让他肃然起敬。

难以想象,如果她不是站在己方,会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到敬畏和恐惧的存在。

伊格纳回望向正义所在的方向。

他看见了站在另一边的正义、星星和魔术师都在看着他。

那么,另外一侧的星星和魔术师,他们又看到了多少,又听到了多少?

伊格纳不知道。但他看到了星星若有所思的表情。

以及,佛尔思、正义小姐友善、信任的微笑。

哪怕环境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他们对他也并未有任何的敌意。

“在场所有人的精神体内的精神污染都已经被清除。”正义望向了伊格纳问道,“那么,伊格纳,接下来我们又要怎么做?”

“去三楼。”此时此刻,伊格纳终于能够顺畅的吐出那个简单的单词。

仿佛在刚才的变动中,他的语言限制也被解除了。

“去三楼那扇银白色的大门那里,”伊格纳说,“锡安会在那里等我们。”

-

-

前往三楼。

听起来又是一个似乎很容易简单的行为。

但是,因为楼层的整体上升,让建筑内的环境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那些先前走过熟悉的道路,似乎也因为这一方面的变化,而增加了一些全然不同的痕迹。

他们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时间”的同一个地方。

在路上的病患,似乎又被“刷新”了出来。

但是,这些大头病患也不再是当初见过的那副模样了。

如今,所有的病患都穿着束缚衣俯卧在地面上。

它们的身体被拘束服上的黑色绑带捆绑了起来。

这样的变化,让这些大头病患们,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条蛆虫。

但他们的手脚又被露出一小部分,干瘦的手掌和脚掌贴在地上,看上去像是触手或者是昆虫的足。

在楼梯发生变化后,这些病患不仅外表变了。

它们似乎也开始变得敏感,不像是之前直立时的表现。现在,只要距离这些蛆虫病患不到十米左右,它们就能够感知到有其他人的靠近。

并蠕动着向它们靠来。

击杀怪物的任务大部分都交给了星星和伊格纳。

作为法师,伊格纳杀死怪物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序列4的守夜人阁下。但他仍旧在试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虽然多少有些不自量力。

-

-

怪物的形态让人感到恶心。

他们的攻击方式更是让人怀疑,这些大头病患到底还有多少部分是属于人类。

不仅仅是行动时只能蠕动着、扭曲着、滚动着。在他们向人发出攻击时,也像是虫子一般,曲起身子,试图从口腹之中喷出什么东西。

不过,幸好。这些病患虽然攻击的方式让人感到恶心,但他们的智商似乎也被拉到了和蠕虫相同的水平线之上。

星星没有让这些病患将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过。

伊格纳也同样。

穿着晨曦铠甲的他,直接像是一名骑士一样冲锋向前,将那些怪物在行动之前就捅个对穿。

虽然他有一部分的好奇心,想要知道,那些怪物究竟会从肚子里面吐出来什么东西。

但是,他还是没有那么去做。

在危险还没到来之前,将他扼杀在牢笼之中,总是最好的选择。

而遇上能力高于自己,智商却低于虫子的敌人,伊格纳处理起来也还算得心应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把一切事情说开了。

遇到了这样恶心的、不同寻常的、似乎有奇异属性的大头病患,星星先生也再没有表现出来先前那样的不信赖,和对他的敌意和嘲讽。

甚至,还有许多次,在伊格纳来不及处理怪物的时候,替他清扫了障碍。

“谢谢您。星星先生。”伊格纳每一次都诚恳地道。

“不用每次都说。”在伊格纳第六次说出感谢的时候,星星终于回答了他。“举手之劳罢了。”

星星回答之时,语气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不耐烦。但伊格纳却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友善。

为什么?伊格纳丈二摸不着头脑。

但是星星的友善,毫无疑问,是个好消息。

-

-

在逐渐开始默契的配合下,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那扇三楼的银色大门前。

伊格纳的推测完全正确。

在推动了房顶上的机关后,通往银色大门的通路便打开了。

而当他们四人站在三楼的大门前时,伊格纳听见了身后不远处有人这么说道。

“伊格纳,你很不错。”

那是伊格纳非常熟悉的声音,他向身后看去。锡安正在不远处微笑地看着他。

同时,伊格纳也发现。

就在他回首的一瞬间,本该一起行动魔术师、正义、星星都被某种能力按下了“暂停”。就像是某种特殊能力似的。

此时此刻,只有他能行动。

只有他能够听见锡安的声音。

锡安的声音依旧温和儒雅,低沉且具有韵律。

他语气中略带歉意地说道:“很抱歉,未经过你的同意,就给你和你的朋友创造了一些困难。”

“我在这里向你郑重的道歉,但我也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理解。”

“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吧?”锡安望着伊格纳轻声道。

他的那双涟漪层叠般的蔚蓝眼睛之中写满了长辈般的柔和。仿佛在黑夜的星辰一般。

伊格纳怔了怔,却微微颔首。

“我知道。”

或许最初的时候,他也曾经迷茫。

为什么同一个地方会共存着无法捉摸的危险与善意。

为什么锡安同意他带人来探索,同时又让他们之间创造罅隙。

为什么这个带他来到这里的是伯特利·亚伯拉罕的非凡特性,这里的主人是锡安,但是重要的通路却通往玛丽安娜·塔玛拉的门扉。

这些问题伊格纳在前行的过程中,没有一时半刻停止过思考。

现在也并不是都有了答案。

但是,关于,为什么锡安要这么做。

伊格纳却已经知道了。

所有的症结,都能够凝聚于一点。

“■■■■”

但这一点,伊格纳只能心照不宣。

-

所以,望着锡安那宁静的眸子,伊格纳弯了弯眼睛,用那双同样的蓝色的眸子,恭敬又不失礼貌地问道:

“那么,接来下我该怎么做呢?”

“我想,您还是需要给我的朋友一些解释。”

锡安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惊讶。

但他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我会向你的朋友解释。”

“我也会在这里等你。”

“等你成为漫游者之后。我们再一起推开这扇门。”

“伊格纳。”

锡安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伊格纳·亚伯拉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