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天色微亮,云玄一早便带着阿大前去灾区,此去遥远,没有六七天的时间是赶不到。

    为了保障云玄的安全,皇上特意让一支数百人的队伍跟着云玄,震慑沿途宵小之辈。

    “你跟你母后打过招呼了吗”看着面前的炎蛰一脸好奇四处打量着,云玄问道。

    “没有,要是说的话,母后一定不会同意”炎蛰摇摇头,透过窗帘,外面的一切事物都让炎蛰感到好奇。

    从未出宫的炎蛰,没想到外面的世界要比皇宫中有趣多了。

    “因为什么事情”

    “母后老是让我读书写字,我想练一会剑也不同意”炎蛰嘟着小嘴,对清妃娘娘的行为感到不满。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要么听你母后的话,做一个听话的孩子,要么证明给你母后看,让你母后不再阻拦你”

    这种问题前世的时候老生常谈了,云玄能理解清妃娘娘的行为,也能理解炎蛰的抗拒,但互相对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男人跟女人,年长者跟年幼者,母亲跟孩子之间,他们之间的思维想法是不一样的。

    想要解决问题,必须交流,沟通,将问题说出来。

    “如何证明”炎蛰疑惑,不解。

    “还记得我送给你那把石剑吗?你要是在三个月内举起那把剑,那么你就有资格走上练武这条路。

    反之,你应该听从你母后的建议,读书写字,吟诗作对,成为一个学士。”

    每一个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封为平王,前往封地,一辈子都见不到几次面,甚至都死都见不到。

    所以清妃娘娘才会让炎蛰做一个学士,结交俊杰,最好能拜入大师门下,这样或许还有封亲王的机会。

    但炎蛰却不这样想,每个男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再加上炎蛰的师傅是大将军,征战沙场。

    对炎蛰也有一些影响,心中更加渴望习武,以后也像李天一样,驰骋沙场,饮马瀚海。

    在云玄看来,无论是从文还是习武,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那就是骄傲的活着。

    无非一样是被动,一个是主动。

    “那石剑太重了,我拿不起来”炎蛰小声说道。

    那把石剑足足有着数百斤重,现在还插在炎蛰的宫殿内。

    听到这话,云玄皱眉,眼神闪过一丝失望,看着炎蛰说道:“要么自己走,要么被人推着走,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云玄便闭上眼睛休息起来,马车坐的有些颠簸。

    八日后,云玄一行人终于来到沅江,道路被洪水冲击,变得泥泞不堪,这才让云玄推迟一两天。

    目光看过去,房屋倒塌一地,只剩下一些残骸,无数良田被淹没,如同末日的景象。

    前面的路不好走,云玄打算步行去府县。

    众人看着眼前灾难,心中一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场洪水中。

    “大人,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求求你们了,给我一口吃的就行”

    还没有走远,云玄就看见道路四周有一些难民在这乞讨,云玄目光一寒。

    随后看向郑苦,意思很明显,为什么朝廷调拨这么多的粮食,还会有百姓还没有粮食吃。

    感受到云玄眼神的锋利,郑苦也是心中一惊,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有难民乞讨。

    按理来说,粮食是绝对够的。

    郑苦当然不知道,朝廷赈灾的粮食都被那些蛀虫运到国都,想要谋取暴利。

    “卑职沅江太守海德见过胤亲王”

    当云玄走进城,海德带着官员早已穿戴整齐,规规矩矩站在门口,迎接着云玄的到来。

    “海大人不必多礼,本王这次来此督察,还要劳烦海大人多多帮助”云玄客气说道。

    “胤亲王放心,卑职一定积极配合”海德义正言辞说道。

    “海大人,本王刚才来的时候,看见外面有百姓在乞讨,莫非户部派过来的粮食还没有到吗”云玄试探性说道。

    “胤亲王有所不知,卑职每天都会按时赈粥,可是这些百姓贪得无厌,光吃不动。

    卑职按照太子的意思,让这些百姓做点小事,可他们就是不干,还带头闹事。

    卑职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命人将一些带头闹事的人赶到城外,不过胤亲王放心,卑职每天都会给他们粮食,绝对不会饿死一个人”

    “海大人有心了”沉默一会,云玄赞扬一句。

    “卑职看胤亲王舟车劳顿,已经命人准备好住所,大人这边先休息一下,落日的时候卑职准备好酒席”

    往年的时候,朝廷也会派一些大臣来巡视各地,这套流程海德已经很熟练。

    “海大人有心了,那本王客随主便”

    在海德的带领下,云玄一行人来到一处府邸,虽然比不上亲王府,但比云府要好上不少。

    一路上云玄都没有看见乞讨的百姓,说不上安居乐业,但要比外面强上太多。

    云玄心中还是挺满意,起码不是一滩烂账。

    “卑职就不打扰胤亲王,落日的时候卑职再来”海德见云玄一行人面色有些难看,知晓长途舟车劳顿,很是疲惫。

    “多谢海大人”

    打量一眼府中环境,云玄挺满意的,估计这套府邸背后之人就是海德。

    “带几个人,打听一下情况”云玄让立步挑选几个人,去探查一下沅江百姓的情况。

    哪怕是在现代发生洪水,处理起来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更何况还是古代呢?

    这个海德绝对有问题,云玄还记得有一批粮食就是从这里卖到国都,就是不知道海德有没有直接参与。

    长达一周之久的路途,让云玄有些疲惫,更别说云玄带来的这些人。

    云玄让他们先回去休息,明日在商议。

    “这些人好可怜”就在这时,炎蛰开口说道,言语间充满了对这些百姓的同情。

    “那你能帮助他们吗”云玄反问道。

    炎蛰一愣,随后摇摇头,要是十几个百姓他还能给点钱,可是数以万计的百姓,别说他了,就算是太子个人也无能为力。

    “你不是一直在读书跟习武一样徘徊不定吗?趁着这个机会,让你坚定一下自己的想法”

    之所以将炎蛰带出去,那就是炎蛰有着每一个少年男孩的问题,那就是主观意识过于强烈。

    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云玄想让炎蛰去体验一下百姓真实的生活。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两者要相互结合起来,这才是最正确的人生准则。

    小憩一会后,海德派人来请云玄来到当地一个出名的酒楼。

    一同陪坐的不仅有海德,还有其他五个人,经过了解后,有三个属于当地首屈一指的商人。

    热情跟云玄打着招呼,几杯酒下肚,闲聊之后云玄也了解在场人的身份。

    云玄也知道海德德目的,那就是让自己做一个过场,意思意思就行,完事之后他会送上一个大礼物。

    面对海德德话,云玄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而是跟他们打着哈哈,充分肯定太子对于难民问题上的措施。

    临走的时候,海德意味深长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再配上那一脸的奸笑,活脱脱一个龟公。

    当云玄回到府邸,准备休息的时候,没想到床上坐着三个漂亮的女子。

    云玄这个时候才理解海德那一脸奸笑的意思。

    这要是在现代,云玄那可是照单全收,免费的便宜不占连王八蛋都不如。

    可惜爱过女神的男人,是看不上路边的野草。

    云玄直接打发走她们,看着她们那恋恋不舍,含情脉脉的眼神。

    这一刻云玄仿佛感觉自己有一种负罪感。

    女人只会影响我睡觉的速度。

    云玄在心中不断催眠自己。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云玄听着立步打探到消息,眼神寒冷,虽然跟自己想的有一些出入,但好在根基还不是太过于腐朽。

    “胤亲王”

    就在云玄思考的时候,郑苦跟尹俊来了。

    “两位大人昨夜休息的可好”

    “多谢胤亲王的关心,卑职很好”

    云玄看着尹俊那疲倦的样子,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尹大人,你带着工部的人去勘探一下,看看什么地方适合开沟引渠;郑大人跟我一起去跟海德了解一下城中百姓具体情况”

    云玄吩咐好任务,便带着郑苦先行离开。

    尹俊跟工部的人简单说了一些,随后回到房间睡觉去。

    没想到昨夜海德送来一些礼物,一夜没少折腾,直到现在还有些力不从心。

    “胤亲王,卑职已经在长居楼备好酒菜,请您过去”海德积极献上殷勤。

    闻言,云玄摇摇头说道:“海大人的好意本王收下了,本王想要了解一下城中百姓的情况,然后回去跟父皇禀告,实在是没有时间”。

    海德眼神一亮,心中泛起涟漪,随后笑着说道:“胤亲王真是事必躬亲、善始令终,卑职敬佩。

    那卑职就不打扰胤亲王,胤亲王要是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卑职,卑职这边给您安排一下熟悉情况的官员”。

    “多谢海大人”

    片刻后,云玄将城内的情况大体上巡视一遍,不过云玄也知道。

    绝大部分的难民都被海德驱赶在城外,让他们自生自灭,每天定时定量给百姓一些食物。

    对于这种做法,云玄能理解,但不是很能够接受,这是一种懒政,一种消极的做法。

    那么多人全部堵在城门口,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引发骚乱跟瘟疫。

    云玄给郑苦使了一个眼神,郑苦想了一会对着同知草叶说道。

    “草大人,城外有着很多的百姓,为何不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呢?”

    “郑大人有所不知,之前的时候,海大人下令打开城门,让百姓进来。可没过几天,城内就发生多起恶劣的事情,甚至差点打死人。

    海大人召集官员商议此事,迫不得已我们将下令关闭城门,严惩那些带头闹事的刁民”

    草叶颇为无奈,城外的百姓绝大多数都是别的地方的人。

    一旦将他们放进去,恐怕会对城内百姓带来严重的影响,无异于引狼入室。

    甚至还会引发城内百姓的不满,到时候就很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