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什么?”王小川的嗓门也提高了几分,难道全部信息都暴露了吗?不应该啊,就算他们掌握了我的全部资料,应该也只是高层知道,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地搞呀。

“陈帅师叔被软禁了。”

“为什么呀?”

“楚兄弟,你真的是姓楚吗?”陈春光瞪着少年。

这......真的暴露了吗?

看着少年犹豫的样子,陈春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你师傅被要求只能待在他的住处,不能离开那里。”

“他有没有受伤?”

“那倒没有,只是宗门不再向他提供任何修炼资源。”

“那我师傅晋级了没?”

“晋级灵师?没有,不过我父亲晋级了。”陈春光笑道,“这还要感谢你。”

“你老爹晋级了?挺好!”

“不过我们现在也被监视了?”

“这么说,之前你知道你被人监视着的。”

“是的,只是不知道是谁?我父亲也一样。”

“是我连累了你们。”

“没事。你应该也只是得罪了宗门里的部分人,不然你师傅就不是软禁那么简单了。”

王小川沉默了一会,然后看着陈春光说道:“我想见你父亲一面。”

“可以!不过地点是个问题。去我家的话,比较困难,我家现在也一直被人监视的。”

“那倒还真是个问题。”少年眉头皱了皱,“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让你老爸来这里一趟?”

“来乱石林?”陈春光扬了扬眉,“来这里的话,更容易让人怀疑啊。今天我进来了,改天他又来了,让人不怀疑都难。”

“要是你连续几天没有回去,你老爸会不会来找你?”突然少年灵机一动。

“这倒是个好办法,我们去哪里的话一定会跟他说一声的。如果连续三天没回去又没提前打招呼的话,他就会出来找我们。”

“那就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怎么样?”

“可以啊。”

于是两人就在漂浮区盘地而坐,一边修炼一边聊天。王小川想知道他走了的这几个月宗门内发生了什么,顺便也向陈春光透露了一点自己的信息。

陈春光其实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说眼前这少年可能不叫楚中川,以前好像还加入过其他的宗门,之前的林子大的死可能也与他有些关系。

因为陈春光的老爹陈啸天的原因,他才知道这一些信息。宗门内的普通弟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宗门内的红人楚中川现在已经被宗门内的高层给盯住了。

......

三天后,陈啸天家,三人正在吃早餐。

“春光怎么回事啊?都几天了怎么还不见人影?啸天,他有跟你说过什么吗?”李秀儿看着陈啸天担心地问道。

“没有啊?他人也不小了,有自己的事情。总不能什么事都跟我们说吧?”

“但现在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

“我们不是被监视了吗?那陈师兄还被软禁了呢,他们不会抓了春光吧?”

“不会!就算那小川真的有问题,也轮不到春光什么事啊?”

“那可不好说啊,你还是去找找吧。”

“行,吃了饭我就去打听打听。”

......

很快,陈啸天就听到了陈春光去乱石林的事情。

这家伙怎么去那里了,以为自己很牛吗?三天了还没出来,遇到麻烦了?陈啸天心里嘀咕着往乱石林方向奔去。

尽管他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可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儿子的命重要,你跟着就跟着吧。

到了乱石林外面的时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陈啸天直接就闯了进去。

狂风区和重力区肯定困不住自己儿子的,所以陈啸天直奔下雨区,然后在进入下雨区两百米的深度沿着环形带寻找起来。

而此时王小川已经在下雨区的某一个地方守株待兔了。

这小子就这么坐在下雨区中间,任凭那腐雨落在身上,但那腐雨并不能伤他分毫。仔细看去,这小子的身体表面有一层薄薄的气流。

突破到灵师之后的王小川,实力果然是涨了一大截。已经不惧怕这下雨区的腐雨了,一般的灵师可也不敢这么站在雨中的。

咦?来了。王小川站了起来,远处一股灵师的气息快速地靠近。

少年收敛着自己的气息,但精神力在弥漫。

眼看着陈啸天离自己只有三百米的距离了,而后面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陈师叔,来这边。”王小川传音过去,也发出了一些自己的气息。

“谁?”陈啸天一惊,他么的,前方居然有人?我之前怎么没发现,现在还是人家主动暴露的。

“陈师叔,是我,小川。春光师兄也在这里。”

“小川?”陈啸天几个闪动,终于来到了少年的面前。

但被眼前的情景给惊住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待在雨中,他不怕吗?这里下的可都是腐雨呀,我的头上都是顶着一个阵法在跑的。

“陈师叔,我们去里面谈。”说着伸手拉着陈啸天就往下雨区的深处跑去。

“等等,那里面危险。”

但此时,一股气流包裹而来,陈啸天顿时感觉身体一松,外面的雨水好像完全被隔离了一样。

内心无比震撼的同时,与少年一起奔向深处。

冲出下雨区的一瞬,陈啸天飘了起来,心里却是一紧,怎么了这是?

“父亲,你来了。”

陈啸天扭头朝下一看,陈春光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春光?”

陈春光把他老爸从空中拉了下来,看了看地上的一个石头,然后对着他老爸说道:“父亲,你把它捡起来。”这石头是他之前挪过来的。

陈啸天照做,身体瞬时听自己的话了,可以自由活动了。

陈啸天看着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陈春光和王小川,说道:“怎么回事?”

“这里是乱石林的漂浮区,这个石头我叫它定身石。”王小川说道。

陈啸天围着王小川转了一圈,看怪物似的:“小川,你现在怎么回事?这么厉害了?”看来宗门里的一些人针对你是有原因的。

“在外面有些机遇。”

才几个月,有些机遇就这么厉害了?这里我一个人也是来不了的啊。

“别说我了,我师傅现在怎么样了?”

“帅哥陈啊,倒没怎么样?就是失去了自由。”

“陈师叔,你相信我吗?”

“嗯?”

“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没有理由!”

“那你觉得武顶天如何?”